女人天生有漏洞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3|回復: 0

偷吃老爸好幾次 1-5

[複製鏈接]

294

主題

303

帖子

1203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203

最佳新人活躍會員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

發表於 2020-3-26 01:26: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加入論壇截圖給我的賴:2q12即可以獲得一張1000優惠券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一)

我的家在南方某市郊區的一個大工廠,據說這個工廠是在建國初期建成的。那時我們國家一窮二白,急需工廠生産物資,但是爲了防止空襲只得把工廠建在了偏遠不易被發現的山區。這是一個織布工廠,幾千工人,有自己的生活區、生産區,有市場、電影院、學校、醫院,每天晚上工廠還通過自己的閉路電視給大家放錄像。從70年代到90年代,這個工廠有著自己強大的生命力。我后來回想起來,這就是一個巴伐利亞小鎮一樣的工廠,這里的男人女人基本上自給自足,包括戀愛、結婚、生子。想象一下,這里到處是妙齡的織布女工和健壯的機修工人,盡管市區到這里有公交車,但是絕大多數的人們下班后還是回到自己的小家,洗澡吃飯完畢后簡單的娛樂一下,夜幕降臨精彩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初中之前,我家住在一個低矮的小平房里。那時候大家都窮,家家戶戶都是如此。簡單的說,就是一個大單間的格局:一進門,是做飯的竈台和飯桌,然后就到了洗澡的天井,再進來就是睡覺的屋子。只有一間房,中間拉簾子隔開,大部分的面積放了父母的大床和會客的沙發,留下一點面積放我的小床和寫作業的書桌。這種情形,像極了很多小說里的情節,在這樣的房間里長大的孩子,性教育一定是聽到了父母啪啪啪的動靜,在臉紅心跳中開啓了自己的性之路。

不過我小時候真的沒怎麽聽到過,第一次發現父母做愛時,已經是個大孩子了。

那天晚上我已經上床睡覺了,但是可能是喝多了水,沒過多久就醒了過來。一睜開眼,發現屋子里還有著微弱的燈光。“爸媽還沒睡嗎?”我疑惑。
“啊……啊……啊……”老媽興奮的呻吟著。
“啧……啧……啧……”老爸在用力的吮吸著什麽。
“老公,用力啊,用力咬我的奶子,好爽啊老公!”
“騷逼,看老子不插爆你的小逼……”話音剛落,啪啪啪的操逼聲大了起來,老媽不一會兒就進入到了又哭又笑的極爽狀態。
“說,老公雞巴大不大,粗不粗?”
“好大啊,好粗,好熱,騷逼受不了了,老公可憐可憐我吧”
“爽不爽?”
“爽,爽到逼要裂開了,老公操死我,…操死我算了。”
“想得美!老子當兵走了那麽多年,白白讓你閑著了,老子要操回來,操!”
又是一陣劇烈的操逼聲,忽然,我聽到了老爸濃重的呼吸聲,喘,好喘,就像是在跑步一樣。我也不敢坐起來,只是屏住呼吸在聽著。不一會兒,老爸越發的激動起來,床也發出了很大的響聲。“啊,我操你媽個騷逼!”終于,一聲壓抑著卻又雄性到極點的低吼過后,老爸滿足的噴射到了老媽被操得一塌糊塗,又熱又濕的逼里。屋里只剩下了喘息聲,我覺得自己渴得不行,動都不敢動,好想好想喝口水......。

那晚過后,我懵懂的感受到了性的刺激,更知道了老爸的厲害之處,走進了欲火焚身的青春期。青春期,不僅僅是身體的發育,更是心理的發育。大家開始對異性身體好奇,而我似乎口味更重,普通小男孩兒已經不可能再吸引我,我滿腦子都是老爸的肌肉,老爸的粗口,老爸操逼時的喘息聲。

其實我老爸就是個普通的機修工人,其貌不揚,身高只有1米68。但是部隊當兵以及多年在廠子里干機修工作的經曆,讓他積累了一身的腱子肉,性感極了。個子不高,皮膚黝黑,渾身肌肉,國字臉,有濃密的胡須,男人味十足的工人形象,讓我今天想起來都會覺得騷穴潮濕,瘙癢難耐。我第一次對男人有感覺,居然就是對著自己的親老爸,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從小到大我確確實實的用手段偷吃了老爸好幾次,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察覺,還是假裝不知道,反正那味道麽,好極了!


(二)

家里的條件不好,準確的說是每家條件都不好,大家都住在平房,冬天透風夏天悶熱。南方沒有澡堂,大家都在家里的天井洗澡。特別是夏天,在家里的天井接好自來水,直接淋浴,這叫“沖涼”。
每天我們沖涼時,就把臥房與天井之間的木門一關,大家心照不宣的不要去天井打水,在天井的人就能安心的洗澡了。不過那扇木門破破爛爛的,有許多不大不小的裂縫,當我進入青春期開始對老爸發騷時,那扇門是最早成全我的。

有一天傍晚,我在家里寫作業,老媽上的是下午班要到夜里十二點才能回家,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老爸兩個人了。
老爸吃完飯,準備洗澡。
“好閨女,幫老爸把衣服拿出來,老爸要洗澡。”
“嗯,好的。”
我聽話的答應著,到衣櫃里翻出老爸等會兒要穿的睡衣睡褲和內褲。所謂的睡衣睡褲,也不過就是背心褲衩,可跟現在沒法兒比。

在摸到老爸的內褲時,我的身子“騰”的一熱,腦袋嗡嗡的響。是的,我是個不折不扣的騷逼。自從上次偷聽到老爸操老媽以后,我好像一下子開了竅,對男人的身體和性器官著迷了起來,特別是老爸的雞巴,我腦子里忍不住的想象著它到底是什麽樣子,怎麽能讓老媽那麽舒服又那麽痛苦?我白天偷偷的觀察過好幾次,但是老爸他們這些機修工常年穿著寬大的工作服,松松垮垮的啥也看不出來。不過我還是很快找到了發泄的出口,那就是老爸的內褲。

那個年代大家的內褲幾乎都是統一樣式,我們家又是在一個紡織工廠里,每年發的內褲,秋衣秋褲,工作服,勞保鞋都是一模一樣的。那個年代的男人內褲,都是四角棉布的,兩三種顔色,統一樣式。家家戶戶都把衣物洗曬在自家門口,路人經過誰都不會多看一眼——哪家的衣服不都是一樣的嘛。但是心里有了老爸以后,我開始觀察他的一切,特別想知道他的私密事,包括他的內褲。這一留意,我才發現老爸居然有兩條很小的三角內褲,一看就是專門進城買的,一條藍色,一條綠色。可見我老爸也是個悶騷的大猛男啊!那面料也不是棉的,摸起來很有彈性。那麽小的三角褲如何裝下老爸的翹臀和大雞巴呢?肯定性感極了。

我曾經好幾次趁家里沒人,打開衣櫃拿出老爸的三角內褲來使勁的撫摸,一邊摸一邊想像著老爸穿著三角內褲,大汗淋漓的干著粗活的樣子。大顆大顆的汗珠布滿了他肌肉發達的身體,堅毅的臉龐上有,碩大的胸肌和發黑的乳頭上也有。汗水濕透了整條內褲,幾乎透明的內褲讓人一眼看透這個糙漢子的私密處,是那麽的熱情,那麽的迷人。他的雞巴被狹小的內褲包裹的緊緊的,干活時與布料的摩擦讓雞巴處于半勃起狀態,像是粗大的蟒蛇在呼呼的吐著熱氣,隨時準備鑽進某個濕熱的洞穴撕咬一番。他的陰毛多得如同茂密的森林,一條三角褲如何裝得下這片森林,于是它們忍不住從內褲的邊緣頑強的探出頭來,讓人看到后忍不住浮想聯翩。老爸肥翹的屁股把三角褲崩得緊緊的,大腿上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這個翹臀可以與當下健身房里每天深蹲的健身教練們相媲美了。而在他的兩片性感的臀瓣之中,能透過布料隱隱約約的看見從來沒有被人愛撫過的菊花,在向我發出神秘的邀請……。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光是撫摸著老爸性感的三角褲我就能沈醉在性幻想中無法自拔。我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內褲罩在自己的頭上,狠狠的吮吸著內褲上老爸留下的味道和痕迹。或許是那個年代沒有洗衣機,加上老媽工作忙洗衣服太馬虎,老爸的內褲上還真的留下了許多他的味道。我用力聞著,輕輕舔著擺放雞巴的那個位置,似乎上面遺留著的成年男人雞巴的腥臭味通過我的味覺進入到我的身體里,爲我瘙癢的心靈止了一點渴,而我在稍微得到滿足之后卻又變本加厲的聞得更多,吸得更深……。

“老爸,給你。”
“謝謝寶貝女兒,把門關上吧”
“好的老爸。”
我輕輕的關上門,回到我的小書桌假裝寫作業,耳朵卻在敏感的捕捉著天井里的一切聲響。天井里傳來了“嘩嘩嘩”的流水聲,水花激打得澡盆噼里啪啦的響。老爸應該是剛開始脫衣服,我不能急,我暗自想著。
終于,天井那邊響起了潑水聲,我知道老爸已經脫光了衣服,開始洗澡了,便蹑手蹑腳的,努力屏住呼吸悄悄走過去。我走到門后,按耐住內心的激動,蹲下來,仔細尋找一個可以看到老爸美好身體的縫隙。哇塞,皇天不負有心人,果然讓我發現了一條不算太細的門縫,可以讓我大飽眼福。

我蹲在木門背后,從這條門縫里看進去,老爸背對著我,正端起水盆舉過頭頂再一澆而下。濕漉漉的身體泛著晶瑩的光,那是因爲還未來得及清洗的汗漬和水混在一起産生的奇妙反應,整個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油光水滑的性感。老爸舉起水盆時緊繃的肌肉,展示出了一個肌肉漢子棒極了的身體線條,胳膊上隆起的疙瘩肉以及崩起的血管,似乎都在傳遞著抑制不住的男性的荷爾蒙。我立刻就醉了,投降了。看著水珠從老爸的頭頂滑下,我想撲上去,想舔干他身上的每一顆水滴,想從他寬厚的肩膀一路吻到他結實的臀部,想在他飽滿的屁股上狠狠的咬一口,再用舌頭挑逗一下那神秘的菊花洞口,看看這個威猛的肌肉男會不會發火,會不會用他的大雞巴狠狠的將我刺穿……。


(三)

忽然,老爸轉身朝木門走來,我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來。
“糟糕,不會被發現了吧?”
“要是被發現了怎麽辦?怎麽解釋?”
“要不就說在找東西?”
我緊張得渾身僵硬,一動都不敢動。所幸老爸只是走到木門旁邊的雜物架上拿起香皂,毫無察覺的給自己打起香皂來。我這才松了口氣,紅著臉,害羞又貪婪的偷窺起來。
老爸一邊拿香皂搓著自己的身體,一邊舒服的抬著頭半眯著眼睛,似乎香皂與皮膚的摩擦也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快感。他先是把香皂用力的在脖頸處搓動,大量的泡沫被搓了出來。這些泡沫不僅潤滑了老爸的肩頸,還流到了他飽滿的胸部地帶。一時間那迷人的胸大肌,硬幣大小的乳暈和花生米大小的乳頭都被遮掩了起來,讓我看不清卻又更想一探究竟。
接著,老爸把香皂滑向腹部,那平坦的腹部盡管沒有誇張的八塊腹肌,但是我能隱隱約約看到六塊。更加分的是,從肚臍眼連接到胸部有著不濃不淡的體毛,后來的日子里我每次偷吃老爸都忍不住從肚臍眼順著這些胸毛一路舔舐到他的胸部,再輕咬他的胸肌,把他的乳頭一口含在嘴里用力吮吸,直到聽到老爸發出極其享受的那一聲“嗯……”。
看到這里,我再一次動情了,內褲里愈發的瘙癢起來,好像流出了什麽東西。話說回來,此時正對著木門的老爸,一絲不挂的模樣足以讓每一個女人瘙癢難耐。
等我回過神來,老爸的雞巴已經近在眼前了。老爸一邊搓洗著雞巴,時不時還揉幾下自己的鳥蛋。這個騷漢子,洗澡時都不老實,還在想辦法讓自己爽幾下。大雞巴在泡沫的遮擋之下,好像更加讓人垂涎欲滴。只是簡單的搓洗了幾下,就已經慢慢抬頭處于半勃起狀態,可見我老爸的火氣有多大。
第一眼看過去,粗,真粗啊!我沒見過其他男人的下體,但是對于一個小女孩兒來說,第一次偷窺就看到如此粗壯的男根,心理上受到了多大的震懾啊!我當時天真的想,爲什麽老爸的身高不高呢,難道有一部分營養都到了這里?
筆直粗壯的棒身,顔色黝黑,上面青筋隱約可見,不難想象全硬時會多麽駭人,又會給人帶來多大的愉悅!暗紅色的龜頭有李子那麽大,進出騷穴時肯定能將逼口撐到最大,然后再狠狠的一杆到底,直插逼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肯定會疼得昏死過去;而身經百戰,閱鳥無數的騷婦們一定會瞬間滿足,然后用自己那熟透了的蜜壺去好好包裹它,感受它的炙熱,它的每一處凸起,然后在吞吐抽插中迎接它的噴射……。
被茂密的陰毛覆蓋著的是兩個滾圓的睾丸,這是爲這把鋼槍生産彈藥的地方。盡管它們藏在皺皺巴巴的陰囊里,但是可以看得出它們很給力,爲青壯年的老爸生産出了大量的彈藥,這些彈藥讓整個陰囊鼓脹,睾丸碩大,能夠滿足老爸隨時隨地提槍上陣的需要。年輕氣盛的老爸,有了這麽棒的硬件,沒有什麽騷貨不敢插,沒有哪個騷洞射不滿。
“我想吃!”
“我想吃雞巴!”
“我想吃我老爸的大雞巴!”
隔著薄薄的木板,老爸雞巴的腥臭味混合著香皂味毫無阻礙的飄進了我的鼻子,空氣中濕漉漉的水氣讓我的視線模糊起來。我滿腦子就一個念頭,一定要找機會吞進去,舔它,咬它,吸它,看看它到底是什麽味道。一個青春期的小女孩兒,就這樣愛上了男人的雞巴,男人的味道。
老爸搓完香皂,又轉身走到水龍頭下面清洗去了。他一邊用水盆給自己淋水,一邊搓洗著自己的身體,還時不時的抖動一下,把水珠和泡沫甩出去。我知道他快洗完澡了,再看下去就要被發現了,于是趕緊站起來,回到了自己的書桌前,假裝在看書做作業。
這時我才感覺到膝蓋的酸痛,原來我跪著偷看了那麽久啦。內褲里濕濕的,涼涼的。自己面頰發紅,口干舌燥,心還砰砰的跳著。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不然老爸進房間就看出了。
幾分鍾后,老爸洗完澡進來了。我斜著眼睛一瞅,他穿著褲衩背心,頭發濕漉漉的,坐在沙發上,正在穿外衣外褲。他倒是沒發現什麽,只是他進來后,那洗澡后清新的男人體香,又讓我心頭一顫。
幾天后,我迎來了自己的初潮,胸部也越來越鼓。和身邊的同學們聊天才發現,大家都在偷偷的聊著什麽男女之間的“逼”呀“屌”呀的話題,好像大家一夜之間都長大了。不過我心里早就有了想冒險的事,那個離我不遠的渾身肌肉的男人,我想試試他的厲害。
懶得打字嘛,點擊右側快捷回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女人天生有漏洞

GMT+8, 2020-4-7 14:02 , Processed in 0.0888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